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艾斯德斯女王
艾斯德斯女王

   第小视频你们都知道的

  女王,您要的东西已经挑选出来了,其余的战俘您看……………

  一身戎装的女人衹是虔诚的跪在地上,哪怕离着艾斯德斯女王还有十多米,
可女王身上那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威严杀气还是让男人胯下的小弟弟不安的躁动着。
身为帝国最为年轻却实力最为强大的女将军,下属们更加习惯称呼艾斯德斯为女
王!

  「全部活埋!对了,先把他们阉割了再活埋!」

  略显慵懒的女王轻柔的话语便决定了四十万战俘的命运,以各式刑具残忍的
拷问玩弄虐杀敌人而闻名的艾斯德斯女王拷问室内可没有空间给那些卑微的战俘!
被砍断了四肢的男人仰面趴在女王脚下,女王包裹在长及大腿中段白色高跟靴内
的玉足刚刚好踩在男人胯下那异常肿大的小弟弟上,而另外两位被女王亲自踩烂
了小腿的男人则是熟练的扭动着身体,带动着两腿之间火热坚挺的小弟弟去摩擦
着女王的高跟靴!

  「我马上就要有新的玩具了,那妳们也就没有用处了……!」

  精致的俏脸泛着阴毒的神色,浑身都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女王气势的艾斯德
斯女王优雅的踮起玉足,高跟靴的前端顺着那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小弟弟朝前一滑,
足跟猛的一跺!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的尖利靴跟也是女王最为得意的虐杀刑具,
有幸被女王亲自踩在脚下的男人衹觉得下体处一凉,冰冷尖利的靴跟毫不留情的
顺着他小弟弟的根部完全插进了他的下体裏!

  「饶……女王饶命啊……!!!」

  「可我已经玩厌烦妳们了啊~ ,对了,最后再赏赐妳们用卑贱的精华来清理
女王的高跟靴吧……!」

  残忍的笑着,艾斯德斯女王优雅的扭动着脚踝,带动着那已经完全插进男人
小弟弟内的靴跟无情的搅动着,而另外两位正在用小弟弟摩擦着女王高跟靴的男
人也忍不住了,三位卑贱的男人尽情的将自己的精华喷射到女王高贵的高跟靴上,
可此时的艾斯德斯女王却有些后悔了,前天不该踩烂他们双手的,在虐杀奴隶的
时候,享受着奴隶们用手抱着自己高跟靴,感受着他们卑贱的颤抖,那样会让艾
斯德斯女王更加的兴奋!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被绑在木架子上的少年惊恐的惨叫呻吟着,屋子裏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各式刑
具让他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地狱!可他不知道的是,艾斯德斯女王的拷问室可是比
地狱更加可怕的地方!,「呦……!这就是从四十万战俘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奴隶
吗?」

  房间门被打开,脚踩着长及大腿中段白色高跟靴的艾斯德斯女王漫步而来,
对于自己眼前的猎物女王似乎很是满意。那被白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
玉手随手拿起一根黑色的短皮鞭,玉手轻挥,鞭子的前端轻柔的拨弄着少年胯下
那堪称巨大的小弟弟!!

  「準备好了吗?女王可是要残忍的折磨玩弄了哦……!我的奴隶!」

  「妳……!妳是谁?」

  虽然已经感觉到了艾斯德斯女王身上散发着的那股危险气息,可少年还是被
女王精致魅惑的俏脸所吸引,充满了慾望的双眼下意识的朝下看去,洁白高估的
高跟靴长及大腿中段,靴口之上是那掩映在半透明黑丝袜内的修长美腿,深黑色
的袜口紧紧的贴合着女王白皙柔滑的大腿肌肤,而那裸露在空气中的一截白皙大
腿更是散发着亮瞎狗眼的光泽!

  「妳的眼睛很不老实哦~ !怎麽样,我是不是很漂亮啊~ !」嘴角带着戏虐
的笑意,最喜欢这样尽情的挑逗折磨然后用刑具慢慢的虐杀奴隶的艾斯德斯女王
轻柔的一鞭子抽打在了少年胯下那躁动的的小弟弟上!轻启玉齿柔声说道:「我
就是艾斯德斯啊,妳应该听说过我吧,没听说过也没关係啊,反正妳马上就会知
道我的手段,成为我的实验品了~ !!」

  「艾……艾斯德斯!妳就是那个以虐杀为乐的女王艾斯德斯!」

  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着,就像是掉进了万年冰窟中一般,当然了,女王艾斯
德斯的技能也是冰属性,女王可以轻而易举的让十几万叛军瞬间变成冰雕!少年
简直生无可恋了,他可是听说过许多有关艾斯德斯女王残忍折磨奴隶的事例,听
说女王对于人体构造了如指掌,被她带进拷问室的奴隶都会历经最为惨绝人寰的
刑罚,然后痛苦的慢慢死去!

  「哦~ !原来在妳们的眼中我就衹是以虐杀为乐吗?那也未免太小看本女王
了吧~ !」精致魅惑的俏脸上一直带着若有若无的诡异笑容,艾斯德斯女王玉手
一挥,黑色的短皮鞭又是一鞭子精準的抽打到了少年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

  「啊……!!!」

  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少年疼得浑身一颤,可那挨了一鞭子的小弟弟却更加
的坚挺,正对着艾斯德斯女王那长达大腿中段的高跟靴颤抖着!

  「该怎麽样来玩弄妳呢?好纠结啊……!」艾斯德斯女王那被白色皮质及肘
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顺着少年的胸膛一路朝下滑动着,温柔的张开五指一把
将少年那火热坚挺的小弟弟握着!修长灵活的手指轻柔的按压摩擦着阵阵酥麻的
快感瞬间让少年的小弟弟快速的膨胀着!感受着自己手指间那卑贱的小弟弟无助
的颤抖,对着已经慾罢不能的少年吹了口气,柔声说道:「那就先在妳的白凈的
身体上印上女王的标记吧……!!」

  话音刚落,艾斯德斯女王五指稍微用力握紧,螺旋状的朝上一拉,就像是拔
萝蔔一样,指尖快速的摩擦着少年那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浅尝即止迅速的鬆
开了那已经被自己撩拨到了极限,爬满了青筋的丑陋小弟弟,对于男人的身体构
造了如指掌的艾斯德斯女王心裏清楚,那是少年即将喷射精华的前兆!

  拿起一根黑色的长鞭,艾斯德斯女王戏虐的瞥了一脸惊恐的少年一眼,那被
白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显得性感高贵的芊芊玉手猛的一挥,宛如灵蛇般的皮
鞭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精準的抽打到了少年白凈的身上!

  『啪』「啊……!!!」

  那是人所不能忍受的疼痛感,看似平淡无奇的皮鞭上实则布满了细小的倒刺,
每一鞭抽打到奴隶的身上都会带下一大块皮肤,皮开肉绽之下鲜血直流!各式特
制的皮鞭也是艾斯德斯女王在拷问室裏最常用到的刑具!

  「饶~ !饶命啊……!您想要知道些什麽我全都说……!啊~ !!!」

  稍一沈吟,艾斯德斯女王又是一鞭子抽打到了少年的大腿部分,冷冷的说道:
「我不需要妳说些什麽……!我衹需要听见妳凄厉的惨叫声就可以让我兴奋起来
了……!再说了,妳应该还不知道吧,妳们的军队就在一个多小时前已经被我全
歼了~ !不,应该说是先把他们阉割了然后再活埋!

  看着自己眼前浑身满是鞭痕,鲜血直流,晕死了好几次又被那剧烈的疼痛感
所惊醒的少年,艾斯德斯女王满意的笑了笑,虽然少年看上去惨不忍睹似乎已经
快要死去,可艾斯德斯女王却清楚,自己并没有伤到少年的要害,拷问游戏才刚
刚开始呢,艾斯德斯女王可不会让自己的猎物就这样痛快的死去!

  打了个响指,早就等候在一旁的男人连忙爬了过来,男人原本是北方异族最
为勇猛的战士,现在却被艾斯德斯女王亲自踩烂了小腿,眼睛也被女王用靴跟残
忍的踩爆了,可艾斯德斯女王并没有杀了他,而是继续羞辱玩弄他!

  衹靠着鼻子闻着味道,男人熟练的爬到了艾斯德斯女王的身后,顺从的将脑
袋伸进了女王的裙摆之内,张开嘴唇包裹着和女王那精致的菊花,舌头轻柔的舔
舐着。戏虐的瞥了一眼被自己皮鞭抽打之后小弟弟却更加膨胀坚挺的少女,女王
戏虐的指着正在为自己舔舐菊花的男人说道:「看见他了吗?我本来是想在拷问
之后就踩死他的,可他却哀求着我先要陪在我身边,哪怕是像现在这样,作为活
动人厕以我的黄金圣水为食也在所不惜~ !对了,他的狗鸡巴可是被我用高跟靴
跟一点一点的踩烂的哦……!」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少年下意识的朝下看去,男人的下体已经什麽都没有了,
而寂静的屋子裏衹能听见男人快速吞咽的声音,艾斯德斯女王那平坦的小腹则是
轻微的起伏着,少年彻底被震惊了,眼前这位冷傲魅惑的女人居然直接在男人的
嘴裏排泄!

  更令少年感到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男人快速的将艾斯德斯女王赏赐的黄金
吞咽完毕后意犹未尽的爬到了一旁,与此同时,小腿与手臂都被踩烂了的一位女
人则是快速的爬了过来,女人的双眼是被艾斯德斯女王用手指亲自剜掉的,女人
说不出是在走还在在爬,挪到着那没有了小腿部分的双腿张开嘴用舌头去舔舐清
理着艾斯德斯女王刚刚排泄了的菊花部分。

  「看见她的肚子了吗?」艾斯德斯女王朝后用自己的高跟靴轻轻的踢了踢女
人那圆鼓鼓的肚子,得意的炫耀道:「她可是妳们北方异族皇室的公主啊,听说
还是妳们国家最漂亮的女人呢……!被我抓到后我就将自己穿过的二十几双鞋袜
顺着她的蜜穴强塞进她的身体裏,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玩啊……!!」

  话音刚落,艾斯德斯女王猛的一脚把为自己菊花舔干凈的女人踢开,脚踩着
高跟靴漫步到了少年的身边,那包裹在长及大腿中段白色高跟靴内的修长美腿优
雅的抬起,冰冷的高跟靴前端顺势朝前一蹬,坚硬的鞋底刚刚好将少年那低垂着
的子孙袋踩在脚下,而少年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则是正对着艾斯德斯女王洁白高贵
的高跟靴颤抖着,泛红的小弟弟前端轻帖着女王纤细的脚踝部分!

  「可以饶了我吗?求求您饶了我吧!我家裏三代单传,就衹有我一个男丁,
艾斯德斯女王,求求您放过我吧……!!」

  怯生生的少年衹是哀求着冷傲魅惑的艾斯德斯女王,乞求着女王可以大发慈
悲饶恕自己,少年哭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子孙袋陷进女王靴底防滑纹的全过程!
可女王衹是诡异的笑着,轻柔的扭动着脚踝,玉足朝前慢慢的挪动着,原本将少
年子孙袋死死地踩在脚下,将他躁动的蛋蛋踩扁了的高跟靴顺势朝上摩擦着!

  「舒服吗?这可是女王的高跟靴亲自踩在妳卑贱的狗鸡巴上啊~ !是不是兴
奋得想要喷出些什麽啊……!!」

  坚硬的靴底慢慢的朝上挪动着,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顺着少年那凸出
的尿道将他坚硬如铁的小弟弟踩在脚下,欣赏着少年那副慾罢不能的样子,艾斯
德斯女王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根细小的冰针,玉手轻轻一弹,几乎微不可擦的冰针
正对着少年那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分就插了进去!

  「啊~ !!嗯……!嗯……!!」

  原本火热坚挺的小弟弟被那冰冷的触感一刺激,少年浑身强烈的颤抖着,被
艾斯德斯女王高跟靴激活的精华再也忍不住了!乳白色的浓稠精华顺着大张开的
尿道口源源不断的喷射而出,滚烫的精华喷射到艾斯德斯女王洁白高贵的高跟靴
上到处都是!

  「居然敢把妳的精华喷到我的高跟靴上~ !妳该死!」

  厌恶的皱了皱眉,艾斯德斯女王优雅的收回摩擦着少年小弟弟的美腿,少年
那没有了压迫的小弟弟一柱擎天般正对着艾斯德斯女王又是一股浓浓的精华喷涌
而出,精华直接喷射到了艾斯德斯女王那包裹在半透明黑丝袜内的修长美腿上!
沁湿了女王丝袜的精华顺着艾斯德斯女王的美腿朝下滑落,进入了女王的高跟靴
内!

  「不……!女王~ !不……!!」

  还沈浸在喷射精华快感中的少年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麽,眼神灼灼的盯着艾
斯德斯女王那沾满了自己精华的高跟靴,女王冷艳的俏脸上满是阴毒的神色,美
腿猛的朝前一踢,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精準的一脚踢到少年的膝盖部分!
骨头碎裂的声音瞬间传来,没给少年呻吟的机会,艾斯德斯女王又是一脚将少年
另外一衹膝盖给完全踢碎!

  手指轻柔的一弹,原本死死地捆绑着少年的绳子突然断裂,没有了支撑的少
年双膝一软就瘫软在了地上,而艾斯德斯似乎还是没有饶恕少年的意思,脚踩着
高跟靴漫步到少年身边,高高的抬起那包裹在长达大腿中段的高跟靴,猛的一脚
跺下!

  「啊……!!!」

  坚硬的靴底毫不留情的一脚踩到少年的手肘部分,直接将他的双手踩废掉!
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艾斯德斯女王优雅的将沾满了少年精华的高跟靴伸到了
少年的两腿之间,轻柔的一脚朝前一踢,少年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不安分的摆动
着。

  「把我靴子上的精华舔干凈了我就饶了妳……!!」

  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艾斯德斯女王优雅的踮起玉足,高跟靴的前端死死地
将少年那低垂着的子孙袋死死地踩在脚下,左右碾动着脚踝,残忍的用力研磨着
自己脚下躁动的蛋蛋,隔着高跟靴享受着将少年蛋蛋踩扁的感觉,艾斯德斯女王
最喜欢享受用玉足碾碎摧毁一切所带来的快感!

  「我舔……!!我舔……!!」

  就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少年强忍着下体处的疼痛感,弯曲着身体将嘴
靠近了艾斯德斯女王的高跟靴,没有丝毫的犹豫,伸出舌头舔舐着沾染着艾斯德
斯女王高跟靴上自己喷出的精华。

  『噗』艾斯德斯女王残忍的用力碾踩着,坚硬冰冷的靴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瞬
间将少年的蛋蛋踩爆碾碎!与此同时,蛋蛋的残渣混合着精华再次从少年的小弟
弟内喷涌而出!不过此时的少女已经感受不到那极致的舒爽了,在艾斯德斯女王
的折磨下,少年彻底的晕死了过去!

  「嗯?这就不行了吗?没用的东西……!」

  不屑的冷哼一声,艾斯德斯女王抬起另外一衹高跟靴,微微翘起玉足,靴底
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稍一瞄準,对着少年胯下大张开的马眼口直接一脚就踩了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