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除灵师PT(序-02)
除灵师PT(序-02)
                序章

  很久很久以前日本从民间流出来的传说,据说古时候日本战祸连连,死伤无
数,导致出现了很多怨灵,那时候正直又是妖魔鬼道横行的世道,人世间被怨灵
跟妖怪摧残的像块活地狱一样,人们根本斗不过这些邪魔外道。

  这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位人物,手持法杖,身穿仙羽袈裟,自身拥有强大的力
量,他虽然是凡人的躯体,却能抵挡来自妖魔鬼怪的入侵,凭着一人之力与世间
的邪灵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人们把这场斗争称之为救世,大家都把救世这个传说
的主人公赋予了一个称号————除灵师。

  救世距今已经过了数百年了,在这个21世纪90年代的社会,科技与科学
已经全权掌控这个世道了,很多鬼神传说灵异事件等等都被所谓的科学解释一一
推翻,渐渐的人们也开始选择相信科学,他们甚至觉得「救世」其实就衹是一个
远古的传说,除灵师什麽的就是一个笑话,不过他们虽然忘记了本质,但,忘记
衹是忘记,并不代表幽灵鬼神之类是真的不存在……

  这裏是日本鹿儿岛的某个小村庄,淩晨两点多了,三个年轻人刚从夜店裏出
来,看来他们还喝了不少,颠颠歪歪的在回家的路上大闹着,似乎刚才在夜店裏
面那激昂澎湃的音乐气氛还在脑袋裏旋转,当三人走到一河边的时候,其中一名
男子绊倒了一块东西倒在地下。

  「什麽东西啊,害得老子吃了一嘴的沙子。」

  说话的是直男。

  站在旁边的另外两个人铃子和子人却在一旁指着直男哈哈大笑,这时直男好
像有点怒羞成怒了,冲着那块东西走过去,原来是一座无名的墓碑。在日本,这
样的无名墓碑有很多,大多都是当地人把不认识的仙人安葬在那裏供奉,好让它
们有「家」可归。

  「就是这破石头把老子绊倒了是吧,看老子不收拾妳。」

  直男这时狠狠地朝墓碑踢了几下,还朝它吐了一口水,而这时子人更把裤子
脱了向墓碑撒了一处小便,铃子看到了子人的举动马上把脸转过去了并说:「哎
呀,妳,妳怎麽这样啊,有女孩子在妳竟然做出这样的行为。」

  虽然铃子口中这样说着,却在一边继续哈哈大笑,忽然间一阵清劲阴凉的夜
风从铃子的背后吹响直男跟子人那边,铃子不禁打了一个哆嗦,直男和子人明显
也感受到这阵凉风,心裏也害了个怕,这时周边的环境好像时间停顿了一样,一
切都变得很慢,加上夜深更加是分外的安静,安静的他们三个人连自己的心跳都
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这时候一道声音划破了这份淩静。

  「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V。」

  突然这种刺耳的声音传到了铃子的耳裏,心身害怕的铃子简直吓得浑身发抖,
她靠在直男的边上问直男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可是直男跟子人都说没听到有
怪声,这时刺耳的声音又一次传到了铃子的耳裏,铃子吓得大叫了起来,当直男
和子人不知所措的时候,上空一块叶子落向了子人那裏,瞬间的滑过他的脸上,
子人觉得连身突然一烫,下意识的用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没想到他的脸被刚
才的树叶划破了,此时三人都被吓得不轻了,衹管一边大叫一边发疯的往前跑。

  刚才划破子人脸颊的树叶被风吹到了那块无名墓碑上,此时墓碑上更是出现
了一条裂痕。

  柔和的阳光从地平线上偷偷的照向了整个神州大地,新机万物的一天开始了,
而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武藤贵子也早早的起来收拾,也準备好早饭。

  在日本,女性在家庭裏会显得很有地位,家裏的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由家庭主
妇来打理的,她们贤良和温柔,照顾着一家人的起居饮食,当然这个武藤贵子也
不例外。

  现在是早上的7点多了,武藤贵子的一家人都已经梳洗好準备大家一起吃早
饭,唯独还有一个人没下来。

  「子人怎麽还没起床啊,他今天不是还有课程吗?还不赶快的话就要来不及
了。」

  原来这位武藤贵子正是昨晚被吓怕的子人的妈妈,这时武藤贵子正走上楼打
算去叫醒还在睡梦中的子人,可是武藤贵子怎麽拍门裏面都没有人应答,武藤贵
子心想这孩子怎麽睡得这麽熟,于是乎说我要进来了就把门拉开了。

  武藤贵子一进去就被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给吓得愣住了,一时之间整个人都
动弹不得,大约过了十多秒钟,从楼上发出一阵吓人的尖叫,这叫声把楼下的家
人都吓得一下子全清醒了,纷纷跑上去一探究竟看看出了什麽事情,当看到子人
房间裏的状况的时候,他们起初的反应都跟武藤贵子一样,后来才发出尖叫声。

  子人的房间裏到底发生了什麽状况,衹见房间裏虽然有点淩乱,但男孩子的
房间都是这样,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躺在床上的子人,眼睛睁大的好像快要掉出
来一样,嘴巴更像血盆大口一样张开着,似乎死前在发出悲鸣的哀嚎,面部表情
极度狰狞,好像受到了非常严重的惊吓,双手更是像抓住东西一样腾空着,更恐
怖的是他的裤裆上都是血,家人掀开裤子一看,生殖器已经被摧残的残破不堪,
血肉模糊的无法想象。

  很快警察就到了现场调差了,当了16年警察的森村警官都说从来没看过一
个人可以死的这麽恐怖,但现在还不好说,但据法医初步查证了解,死者应该是
心机突发梗塞导致机能停顿而死的,森村警官当场询问了子人的家人问他是不是
有这个病史,当家人的回答都异口一致的说子人的身体一向很好,从来没有过这
样的毛病。

  正当森村警官烦恼深思的时候,后面一位美少女突然冲出了一句话。

  「他是被鬼魂杀死的。」

  正当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位美少女的时候,她继续接着说:「正确的说
他是被鬼魂给活活的吓死的,法医不也说他死于心机停顿吗?那就是说他生前一
定是看到了非常恐怖的画面,导致他面容严重的扭曲,死相非常恐怖。」

  站在一旁的森村警官再也安奈不住了,冲口就说:「够了,妳是什麽人啊,
跟死者是什麽关係,閑杂人等是不得进入现场的,再说了,妳左一句鬼魂又一句
鬼魂什麽的在胡说八道些什麽,在现代社会裏还有这麽迷信的年轻人吗?」

  森村警官显得有点躁动了。

  「不好意思警官,是我让她进来的,她说她知道这件案子的一点线索所以就
……」

  随后又有一位警官匆匆忙忙的跑进来说。

  「再说了这位少女她自称是一位除灵师。」

  这位警官话语刚落下,在现场的大伙听到除灵师这三个字后都似乎大吃一惊,
纷纷的都把目光投放在这位青春可人的美少女身上。

  「啊,原来妳就是那位传说中能够与邪灵抗争,拥有着强大灵力的除灵师大
人啊,拜托妳啊,求妳帮帮我的孙子啊。」

  说话的是一位老太,她正是子人的奶奶,老一辈的人都会相信有鬼神之说,
所以他们一直深信其实除灵师是真的存在的。

  此时美少女显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用手摸了摸自己都后脑勺几下,强颜欢
笑的说着「嘻嘻,其实我并不是什麽除灵师,但我的目标却是要成为一名传说中
的除灵师,为此我不断的研究各类灵异事件,调查一些未解之谜,而且我还向一
位神秘的商人买下了各种降妖除魔的道具。

  话说完之后少女从包包裏拿出一些似乎是除灵辟邪的道具,有纸符、朱砂、
唸珠等等一係列的道具。

  「够了够了,先暂停一下。」森村警官说道。

  「如果照妳所说死者生前是被所谓的鬼魂所吓死的,那麽有什麽证据呢,再
说了,如果是被吓死的那应该会发出非常大的尖叫声才对,如果有发出尖叫声家
裏人没有理由没听到的,但是据他们的口供都说昨晚是一个平常的夜晚,非常的
安静并没有什麽异样,再有,死者的下体也就是生殖器好像被一种锋利的利器割
的血肉模糊,如果是吓死的那又是谁割的呢?

  面对森村警官种种的质疑,少女也是哑口无言,衹在一边强颜欢笑着。

  「这个我还有待调查,一定还有什麽不对劲的,或者鬼魂它本来是用……」

  少女还没把话说完,一旁的森村警官不耐烦的把少女轰了出去了。

  「走走走,无关人士不要再进来,警方也没空听妳在胡扯。」

  「走就走嘛干嘛这麽凶巴巴的啊,让我找到了证明之后妳们就知道我说的都
是真的了。」

  少女边走边说。

  当少女走过子人屋子旁边的时候,看见一男一女的在鬼鬼祟祟的窃窃私语,
她仿佛听到了一些事情。

  「直男,子人怎麽无端端的就死了啊,听他们说还是被吓死的,妳说会不会
跟昨晚的那件事有关啊?」

  「拜托妳别这样害怕行吗,或许这衹是意外,是妳想的太多了,不关我们的
事的」

  「可是,可是我好害怕啊,难道真的有鬼……」

  「妳够了没有啊,老子可不信这些东西的,告诉妳不要到处乱说,我们也快
点走吧,免得惹人怀疑。」

  「哼哼哼,看来事情真的没那麽简单,这件事情确实是鬼魂作祟,如果让我
调查到真相我一定会让那个警官哑口无言,承认我就是一个合格的除灵师。」

  说这少女就静悄悄的跟蹤直男跟铃子两个人了。

  可是跟到一半,两个人就分开了,看来那个叫直男的真的去上班,而铃子似
乎也有点私事走开了,直觉告诉少女,还是跟蹤那女的可能会找到一些线索,可
是她跟了一天也就发现这女的一整天都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时不时的在自言自语
的说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很快就到晚上了,少女打算今天的跟蹤就到此为止吧,反正暂时还跟不到什
麽,所以她也回家去了。

  现在是晚上11点,直男刚好下班,原来他是在家附近的一家便利店上班的,
恰好他今天是中班,在这个秋意渐浓的季节,日本的晚上开始有点冷了,因为直
男穿的衣服也单薄,不禁的打了一个哆嗦,他从口袋裏拿出一包香烟并点着一根
香烟,正在吞云吐雾,乌漆墨黑的街道上人比较少,在街灯的照射下反而显得有
一丝幽静。

  直男继续往家的方向走着,经过一根灯柱的时候发现鞋带鬆了,他发现后下
意识的蹲下去係鞋带,就在这时一张似乎是一张男人的脸从直男侧脸上快速略过,
这过程正好被直男偷瞄到。

  他心裏一慌,吓得口中的香烟都丢到地下了,他在仔细的看看周围的环境,
一切都是很安静并没有异样,心也开始放鬆下来了,心想可能自己上班太累了,
加上一些心理作用,还是别吓自己好。

  「直……男。」

  忽然一把不男不女的声音从直男的后面传过来,直男明显听到在夜裏有一个
怪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一时被吓得不知所措,直到那怪声音再次呼唤自己名字的
时候,这时直男才开始害怕并拼命的奔跑起来,一边跑一边说:「不关我的事的,
不关我的事啊,别来搞我啊……」

  然后直男跑到一个垃圾桶前面停下了脚步,怪声音似乎没有再叫了,这时直
男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赶紧从口袋裏再拿出一根香烟,这裏的路灯正好坏了,
环境非常的黑,直男拿起打火机準备点燃香烟的时候,火花一起的时候直男看到
一个面部扭曲到不像样的人头就在直男的眼前。

  直男吓得马上软瘫在地下,打火机的火也熄灭了,周围也继续黑了起来,两
腿发软的直男衹能在地上爬滚,去找那个被他弄丢的打火机,可是刚才的怪声音
又在叫了,而且比刚才叫的声音更大,更尖。

  「不要叫啊……求妳了不要叫啊……」

  直男发了疯似得在地上乱动,那个尖叫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徘徊,直男已经
整个人都崩溃了,幸好这时怪声音也停止了,直男已经直冒冷汗,心想应该逃过
一劫了,但腿始终吓得动不了,而且还觉得很重好像有东西压着一样,他的双手
在地上乱摸,终于找到了打火机。

  直男兴奋的笑了起来,赶紧用手滑动打火机,就在火光亮起的这一刻,直男
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令到他歇斯底裏大声嚎叫,他看到子人,对,是子人张着血盆
大口,下巴都张到胸前了,两颗好像快要掉下来的眼珠死死的盯着直男,这扭曲
的脸部就这样靠着直男的面前,手跟脚却死死的抱着直男的双腿。

  「啊……是子人,不关我的事啊,不是我害妳的妳走,妳走开啊!」

  任凭直男怎麽挣扎怎麽嚎叫,那个「子人」依然死死的抱着直男的双腿,似
乎不让他逃走,而且扭曲的脸也慢慢靠近他,并且露出诡异的笑容。

  吓得快疯的直男此时右手在地上乱翻,正好翻到了其中旁边一个垃圾桶,他
顺手拿起了根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根断了的棒球棒。

  直男也顾不上那麽多了,拿起折断的棒球棒就向眼前这个扭曲脸部的东西狠
狠的打下去,正中那东西的头部,随之一个眼珠就直接蹦了出来掉在地下。

  可是「子人」并没有被这一记痛击造成伤害,双手还是死死的抱着直男的双
腿,依然发出丝丝阴声怪气的笑声。

  「滚,快滚开啊,不要缠着我妳快点给我滚开啊」

  直男发了疯一样不断向那东西猛打,到底打了多少次他自己也不知道了,但
突然又有一把嚎叫声出现了,这声音不是谁,还是直男发出来的。

  直男停住了手中棒球棒的敲打,但他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到底为什麽都
这样呢,直男看着自己的双腿上死死抱着的子人已经消失了,是疼痛让他清醒过
来了,

  原来直男刚才一直敲打的不是子人,而是自己的双腿。

  衹见直男的双腿已经被他自己打的残废了,炸裂的肉酱溅到地上到处都是,
大腿的骨头也都露出来了而且还出现龟裂的现象。

  直男现在已经是痛不慾生了,口中衹懂发出悲哀的嚎叫,他的头仰望着上空,
又一位陌生的男子漂浮在直男的面前,满身是血,嘴巴已经烂掉了,直男几乎被
他眼前这个东西给吓晕过去,这时他面前的这个东西把自己的头慢慢的往直男的
嘴裏塞,直男顿时感到一阵恶心,自己非常想呕吐,他试着用手把那东西抓出来,
可是不一阵的功夫那东西已经被直男「吞」了进去了。

  然后直男的肚皮慢慢的鼓起来,而且还越来越涨,已经快到要撑破的样子,
直男已经痛的撕心裂肺了,因为肚皮开始慢慢的裂开了,爬出来的就是那鬼魂般
的东西,就这样直男就被活生生的折磨而死了。

  「森村警官,经法医初步调查,死者的双腿虽然伤的很严重,但并没有造成
致命的伤害,真正的死因跟昨天的死者子人一样都是心机停顿而造成死亡的。」

  法医官一边调查一边对着正在一旁思考的森村警官述说。

  「竟然连续两天都出现死相恐怖的死者,真是令人头疼,到底凶手是什麽样
的人呢。」

  森村警官喃喃自语的说着。

  「我都说过了,这是被鬼魂吓死的,这次也是一样。」

  说话的正是昨天的那位美少女。

  「又是妳这个胡说八道的小女孩,又在说这些奇离古怪的东西。」

  「森村警官在妳发火之前请听我说,我已经查到一些来龙去脉了。」

  「那妳说,如果还是跟昨天一样没有说服力的那麽妳就再也不準调查这个案
件。」森村警官认真的说。

  「好吧,经过我这两天的调查,昨天跟今天的两名死者经法医推断都是因为
心机停顿而导致死亡的,也就是说他们在死前一定是受到了相当恐怖的惊吓而导
致心机停顿,最终被活活的吓死,再来值得可以的是他们身上那严重的伤,分别
是昨天死者生殖器被严重摧残和今天这个死者双腿被打的残废不堪,凶手不是别
人,正是他们自己。

  「哦,照妳这麽说两名死者在死前都是在自残吗,而且这自残的程度也太过
了吧,人可以忍受这麽大伤害的疼痛吗?根本说不过去吧。」

  「接下来才是这起事件的重点。」美少女深呼吸一口气神情凝重的继续说。

  「两位死者根本没有自残的倾向,是鬼魂,鬼魂令死者产生幻觉,相信死者
所看到的幻觉就是导致他们自己伤害自己的原因。」

  「那麽妳口中的这个鬼魂到底为什麽要这麽做,它跟死者有什麽关係吗?」

  森村警官半信半疑的问。

  「所谓事出必有因,他们三人肯定是对这个鬼魂做了什麽不敬的事情导致惹
祸上身。」

  「等等,妳说三个人是什麽意思。」森村警官越来越不解了。

  美少女继续接着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件事情应该跟三个人有关係,
直男,子人,还有一位叫做佐藤玲子的女孩,而且如果我们不快点行动的话,那
麽森村警官明天妳又得处理一件凶杀案了。」

  「行动?妳说的行动是什麽?」森村警官已经完全糊涂了。

  「当然是今晚的捉鬼行动囖,我背负着实习除灵师之名一定要把这个鬼魂消
灭。」

  此时切换一个场景,这裏是佐藤玲子的家,玲子一个人躲在房间的角落裏,
浑身发抖喃喃自语的哭着说。

  「直男跟子人都死了,他们都死了,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我不想死,不关我
的事,我不想死啊……」

  「玲……子,武藤玲子,我来接妳了,嘻嘻嘻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没想到我森村当了30年的警察,现在居然跟一个小女孩一起去捉鬼,看
来我也是疯了。」

  「嘘……别那麽大的声音啊森村警官,这样会被发现的。」

  此时森村警官跟美少女正埋伏在佐藤玲子的别墅外似乎在等待的着什麽。

  「不过话说这个佐藤玲子没想到还是户有钱人家啊,这麽大的别墅相当的气
派啊。」森村警官说。

  「森村警官妳过来看看,这个位置刚好看到裏面的情况,妳看,佐藤玲子就
躺在床上,正在……正在。」这时美少女正看到一副不堪的画面。

  「她怎麽啦妳看到了什麽?」森村警官也跑过去蹲着看。

 森村警官看到一个妙龄的花季少女正全裸着身体在抚摸着衹有青春少女才拥

  有的丝滑皮肤,每一寸肌肤都像有弹性一样,时不时还把手指伸向那神秘的
三角地带进去抚摸,随之发出迷人的娇喘声音。

  这个角度正好面对着在窗外偷看的美少女跟森村警官。

  「喂,妳说的被鬼魂产生的幻觉就是这个样的吗?这不摆明是性需求吗?」

  森村警官红着脸说。

  「不要喂喂喂的,我的名字叫做夏彩儿,再说了我哪知道鬼魂使她产生了什
麽样的幻觉,我们还是在这裏先静观其变吧。」

  屋子内的玲子好像就在睡梦中一样,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对她献吻,而玲子
毫不犹豫的伸出小舌头去碰触对方那粗矿嘴唇,此时「两人」都是赤裸着身体在
相互搂着,男人更是把其中一衹手伸向了玲子的三角地带,顺着小穴流出来的鲜
嫩犹如溪涧水一样闪闪发光的爱液,两根手指噗呲一声的在前后抽插,玲子随之
发出更大的娇喘声。

  「哈哈哈,这回真是捡到宝了,多亏妳们那晚三个人对我墓碑的侮辱,我才
可以顺着妳们作为媒介得以从墓碑裏跑出来,对我侮辱的那两个男人已经都被我
杀死了,可是妳这位大美女我可不捨得杀啊,我要每天每夜玩弄妳的身体,待哪
天我玩腻了再把妳杀了,然后再去找更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反正我现在是自由身
了,哈哈哈。

 原来玲子梦中的这名男子就是前天晚上他们三个人在河边打闹的那座墓碑的

  主人,原本被人们安葬妳那裏供奉的,不过他生前是枉死的,可以说含恨而
终,积累了不少怨气,不过人们把他的尸身埋了并做了墓碑供奉才得以压住他的
怨气,不过那晚直男他们对墓碑做了过分的事情导致这冤魂跑出来人间作祟。

  虽然玲子是在梦中跟这个鬼魂交合,但现实中身体还是会出现反应的,森村
警官跟夏彩儿正看到玲子正慢慢的张开双腿,细小而稀疏的毛毛一览无遗的全部
呈现在他们眼前,小穴穴更是更源源不断的流出爱液,明显玲子已经达到了身体
高潮的需要。

  「喂喂,夏彩儿,我们这样偷看下去不太好吧,这已经是违法了,我看我们
还是先撤吧。」

  此时森村警官看到夏彩儿正脸红耳赤身体有点小抖动的样子,森村警官叫了
好几次她才反应过来,明显得夏彩儿被眼前场景所吸引住了。

  但她回过神的时候似乎发现了什麽异样,一手拉住正要起身就走的森村警官。

  「等等森村警官,有点不对劲,妳看看玲子,就算是自己在做那个,也不可
能会这样的吧。」

  森村警官再次把头窥过去探望,他看到玲子双腿现在呈M字型打开,伴随着
身体一上一下的蠕动,动作虽然不大,但有经验的森村警官一看就知道这是性交
的姿势。

  果真是这样,梦中的玲子已经跟鬼魂结合了,鬼魂用硕大的弟弟正对玲子的
小穴穴进行猛烈的抽插,爱液更是不断的溅出来,画面虽然不堪入目但玲子却发
出无与伦比极其诱惑的叫床声。

  「糟了我怎麽没想到,森村警官我们快点进入制止玲子,不然就来不及了。」

  「怎麽回事,她到底怎麽了?」

  「她其实并不是在做那个,而是被鬼魂迷惑了在幻觉之中交合,再不快点的
话就会出人命了。」

  森村警官听完之后也顾不上那麽多了马上紧张的说冲进去吧。

  当森村警官跟夏彩儿冲进去屋子的时候,在他们面前出现一位穿着身材火辣
妖艳的女子,手中拿着一张类似纸的东西嘴裏正喃喃自语的不知道在说什。

  不过他们冲进屋子的举动却惊吓到玲子家裏的管家。

  「喂,妳们是什麽人,跑进来做什麽,这裏是私人地方来的,请快出去。」

  「我是警察,来不及解释那麽多了,妳家的小姐有危险了。」

  「小姐有什麽危险啊,她好好的在房裏休息着呢。」

  此时管家看着玲子从房间裏走出来,衹见玲子低着头,全身赤裸但走路的姿
势很奇怪,正确来说正常人不会这样行走的,因为玲子类似于爬一样。

  「啊,玲子小姐妳怎麽了怎麽没有穿衣服。」

  管家担心的冲向玲子那边去。

  「别过去,她现在很危险。」

  神秘的妖艳女子冲着管家说。

  此时铃子把头颅抬了起来,但面容已经不是平常铃子的模样了,衹是一个没
有了灵魂的躯体,面部狰狞留着口水在对着在场所有的人冤叫,然后一个劲似的
冲向了神秘女子。

  管家被铃子吓得大叫了起来,直接软瘫在地下。

  「哼哼,终于等到妳出来了,虽然我不知道妳留在人世有何目的,但遇到我
就算倒霉了。」

  妖艳女子口中继续喃喃自语的唸着:【森罗万象,天地无极,四方结界,吸
……灵】随之从纸符裏发出一道强光,正当妖艳女子掀开纸符的时候,夏彩儿手
裏拿着一堆辟邪的东西冲向了「铃子」,还把妖艳女子手上的纸符给撞丢了,妖
艳女子被夏彩儿这样的举动吓了一跳。

  「退邪退邪,妖魔鬼怪通通消失。」之后把那些辟邪东西扔向了「铃子」。

  不过这些根本没有用,「铃子」一阵嚎叫把夏彩儿吓得跌倒在地上了,嘴裏
还说:「多管些事的人,现在就杀了妳。」

  说完「铃子」摆出锋利的利爪冲向了夏彩儿并想刺破她的喉咙。

  夏彩儿衹能发出一声尖叫的啊的声音,在一旁的森村警官见状立即拿起手枪,
示意之后感觉到事态严重便向「铃子」的方向开了一枪,可是不知怎麽的,子弹
并没有命中,好像被一股气流挡住了,「铃子」一个眼神就把森村警官打翻在地
上并冲向他的面前说:「看我先杀了妳……」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神秘女子跑向了森村警官的跟前并用手做了个结印,
随即一道光把「铃子」弹了回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神秘女子给吓呆了。

  怒羞成怒的「铃子」发了疯似的冲向神秘女子,此时神秘女子从腰裏挂着的
短木刀以反手握着的方式由下往上对着「铃子」「砍」一刀,衹见铃子身体裏面
的鬼魂突然悲惨的叫喊着

  「啊啊 ~啊啊 ~啊啊~ 啊啊,可恶我不想死第二次啊……」

  这时神秘女子口中大喊:「在轮回的世道裏往生吧。」

  之后铃子就好像睡着一样倒在地上了,在场的所有人相信都不会忘记今晚所
发生的事。

  目睹了一切的夏彩儿才回过神来并惊讶的说着。

  「我,我想起来了,在九州有这麽一位人物,专门替人解决神奇事件,有着
一身姣好的身材,一双透彻仿佛能够洞悉所有事物想猫一样的眼睛,因为穿着非
常性感,而且乌黑的秀发长发披肩,身穿黑色抹胸连身超短裙还有黑色的高跟鞋,
当地人赋予她一个称号『黑色野猫』,而她的真实身份其实是……」

 此时在神秘女子胯下的森村警官正往上看着那黑色连身裙裏面那一条洁凈纯

  白的小可爱T字裤,一根细细的布块根本遮不住那细致粉嫩的小阴唇还有一
些调皮的毛毛。

  色色的森村警官虽然看着入迷但还是对神秘女子发问:「妳,妳到底是什麽
人,为什麽佐藤铃子会这样?」

  「我的名字叫做张娉婷,我是一名除~ 灵~ 师~ 」

  之后用手中握着的短木刀刺向了森村警官,就差一公分刀尖就碰到森村警官
的眼珠了,明显森村警官是吓怕了。

  「还有警告妳,妳再往上看一眼的话我就把妳的眼珠挖出来。」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