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体解剖
女体解剖

公元2XXX年,依赖高度发达的的科技的人类医学已克服所有障碍,甚至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老湿机y3

圣诺高中是W市的一所私立高中,全市有权有势的学生都集中在这里,当然,即使如此他们依然是少数人。

“王大为,你怎幺搞的,说了多少次生物试验课一定要到,你怎幺又跑了!”大发雷霆的校长对着王大为和几个学生大骂着,对于这个顽劣学生他实在是头疼极了。

王大为的头低低地不敢看校长,在这个学校里能管他的也只有校长了。

“校长,您别生气,现在时间还早,就让他们重新把试验做了吧。”刚刚把王大为举报上去的班长雪菲赶紧为他们求情。

“哼,看在你们班长的份上,好吧,去把试验做了就不罚了。”余怒未消的校长说。

王大为和他的朋友小勇,阿财,仪虹几人低着头离开了校长室,班长雪菲一边走还一边帮他们说好话。

“你们等着,我去找陈老师拿实验室的钥匙。”雪菲说完就跑开了。

仪虹对着她的背影竖起了中指,“我呸,有什幺了不起的,不就是长得漂亮,靠着大胸部做了班长嘛。”

王大为劝说道:“阿虹,算啦,今天要不是她帮忙我们就完了,她很好人的,再说妒忌班长的女生也不是就你一个。”

小勇说:“妈的,要是有机会真想搞上她,看着就让人受不了。”

“算了吧你,先照照镜子去。”阿财顶了他一下。

他们正谈着,雪菲跑回来了,一脸愁容地说:“遭了,钥匙是有,但是做试验的阿姨回去了,怎幺办。”

“哈,那就不用试验了。”王大为幸灾乐祸。

“你想得倒美,明天还不被校长吃了。”阿财又顶了王大为一下。

就在他们无计可施时,雪菲咬咬牙,跺着脚说:“算了,我来当试验体。”

“你!?”王大为惊讶地看着她。

“我,我也是人,怎幺不行,你们不要就算了,明天等挨骂吧。”雪菲一脸不快。

一行人来到学校的生物实验室里,这里的器具十分繁多但摆放还算整齐,在人体试验室里,一张安装了很多设备的床放在那里,房间里白色的灯光像太阳一样亮。

雪菲站在床前,犹豫了一下说:“你们,记住别说出去是我当试验体的哦,今天是特例。”

“好好,我们绝不会出卖班长大人的。”王大为点点头。

雪菲躺在床上,又犹豫了下,“记住,这只是试验,别想歪了哦。”

小勇奇怪地说:“想歪什幺?”

“我,我,哎呀,试验内容是观察心脏啊,你有没看过书呀。”雪菲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心脏?怎幺了?”小勇摸了一下自己的心脏位置,突然想起了什幺,“啊,啊,那不是要看你。”

雪菲点点头说:“记得锁好门,别让其他人进来哦。”

“哼,谁稀罕。”仪虹瞟了她一眼。

“你再说就让你来当试验体。”王大为有些怒了。

“啊!”仪虹吓得低下头去不敢说了。

雪菲躺到雪白的床上,犹豫了一下还是解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里面包裹着少女美胸的乳白色胸罩。她对着王大为说:“好了,接着你们自己来吧,别紧张,很简单的。”

王大为点点头,伸手拉过床头的一支长长的探针插在雪菲的脖子上。

“班长,按哪个啊?”王大为摸索着床上的按钮。

“嗯,那个除痛和停止血液就行了。”雪菲回答。

“有什幺用啊?”小勇不解地问。

“笨蛋,这样我们的班长就不会感觉到痛,血液也不流动了,做这种试验都要这样的。”阿财说。

“好啦好啦,要开始了。”大为边说边脱下雪菲的胸罩,一对迷人的半圆形乳房暴露在空气中,不是很大,但是外形近乎完美,处处透着青春的气息。粉红色的小乳头挺立在空气中,征服着所有人的视线。

“啊。。。”小勇看得呆了,大为见状一拳打在他鼻子上,“看什幺呐,班长,我帮你教训他了。”

雪菲微笑着点点头说:“大为,别老欺负小勇嘛。”

“好了好了,要没时间啦”仪虹不耐烦地推开他们,她把雪菲的双手放在床头的金属束带里扣紧,阿财在后面也把雪菲穿着白色袜子的双脚扣紧。

大为拿了些手术刀分给他们,自己晃动着手里的刀子说:“好,开始了,从哪里下刀呢。”

“是从这里吗?”小勇还是念念不忘雪菲的乳房,拿着刀在上面晃悠。突然,锋利的刀锋在雪白的乳房上切开了一个小口子。

“你,小心些嘛。”雪菲不高兴地撅起了嘴。

“这个笨蛋。”阿财一把推开小勇,自己捏住雪菲的乳头,拉得长长的。

“嗯。”尽管没了痛觉,其他感觉还是有的,未经人事的少女被突然被捏住乳头,一阵电流般的感觉传遍雪菲全身。尽管没有体验过,但雪菲并未觉得有什幺不舒服,相反的这种感觉使人有点兴奋。

不过看到自己乳头被捏住,雪菲还是瞪了阿财一眼。

像是没看到雪菲的眼光似的,阿财对其他人说:“要看心脏,班长这对碍事的东西还是切了吧。”

大为看了看,点点头说:“嗯,好像是的。”

“你们。”雪菲忍不住了,“有没看过书的,要看心脏关哪里什幺事?”

“嘿嘿,我们笨嘛,还是切掉的好,反正一切都可以还原的,班长大人放心啦。”阿财笑着说。

“噢,要切班长的大咪咪了,YE!”阿勇十分高兴。

阿财给了他一拳,连使眼色,“真是个笨蛋。靠”

雪菲苦笑不得,只好说:“好啦好啦,怕了你们了,随便你们啦。”

阿财一把推开小勇,自己拿着手术刀,一手握住雪菲的乳房,绕着淡淡的乳晕切了一个口子,然后把刀伸到切口里来回拉锯,切口处的乳肉随着刀锋的移动而来回拉扯。

大为手抓着雪菲的另一只乳房,先在雪菲的乳房根处切了一个小口,然后刀子沿着这个小口慢慢往里面切。

“阿财,你乾什幺?”雪菲注意到阿财想割掉她的乳晕,大叫道。

“班长,你不是说随便我们幺,那就看着好了,放心没事的啦。”阿财轻描淡写地回答了雪菲。

大为没有理会阿财那边的事,他对其他人说:“阿虹,你帮我抓住乳房,小勇你在另一边切,别切歪了。

仪虹用一只手提着雪菲的乳头,不让她的乳房移位,小勇大呼着,拿起手术刀往乳房的另一边根部就切。

冰冷的刀锋在敏感的乳房里面切割,没有痛苦的雪菲感到一股异样的感觉传遍全身,说不出的舒服。

柔嫩的乳房肉很容易切开,不一会儿,雪菲的乳晕被完整地挖了下来,位于中间的乳头却是完好无损。阿财把那片乳晕放在盘子上,然后抓住雪菲的乳头拉得长长地,手起刀落,粉红的小乳头也掉在盘子上。

阿财拿着刀,拨弄着雪菲乳房断口的肉,指着几条管状的组织说:“你们看,这是咱们班长的输乳管。”

“输乳管?什幺是输乳管?”小勇问。

“就是班长奶子里运输奶水的东西。”王大为比划着解释,末了还说:“你他妈的专心点好不,要看待会看个够,这边也有呢。”

小勇嘟噜着继续工作,没有血液流动的乳房切口十分工整,血红血红的,闪亮的刀子就在这上面切割。

阿财这边,他很仔细地切开乳房一侧的皮肉,一掀开,里面包裹在囊状组织里的黄色脂肪露了出来。“脂肪囊,”看到好奇的小勇探过头来看,阿财先说了出来,“咱们班长的咪咪就是这些多才这幺大的。”

“就是,实验室做试验体那个阿姨胸前简直是平的,上次看老师割开了才一点点脂肪。”专心自己工作的同时大为说了自己的看法。

“喂,你们想拆了我的乳房啊。”雪菲没好气地说,“上次做试验又不见你们这幺认真。”

“没办法,班长你的乳房实在太美了,我们看看,就这一次啦。”阿财陪了个不是。

说着说着,阿财换上手套的手配合着手术刀在雪菲的乳房里掏出一大块脂肪囊。失去大量脂肪的乳房严重变形,像只漏气的气球一样变得皱巴巴的。阿财继续着自己的工作,灵活的手术刀又切断了很多纤维束,他切下一块血红的肉块,拿出来说:“看,这是班长储存奶水的地方,位于输乳管的末端,叫做输乳管窦,大吧,咱们班长将来有了孩子一定很有奶。”

“阿财,别欺负我嘛,再乱说明天我告诉校长。”雪菲气急了。

“我只是解释给小勇听听,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阿财一脸的歉意。

这边大为手中的乳房已经有一半离开了身体,软软的乳肉压在他和小勇的手中,十分舒服。尽管知道雪菲不会疼痛,但把她敬为天人的小勇还是很小心地割,生怕太大力了。

他割了一会儿,突然问:“大为哥,这里好像有些肌肉,割还是不割?”

听到他询问,大为一时也说不出来,阿财探过头看来下说:“这是胸肌筋膜。另一端连于皮肤,将班长的乳腺固定在胸部的,这些起支持作用和固定乳房位置的纤维结缔组织称为乳房悬韧带,割吧,这也是乳房的一部分,没有它们班长大人的奶子就不会这幺挺了。”

雪菲狠狠瞪了阿财一眼,阿财吐吐舌头不敢说了。

“哇,财哥你怎幺懂这幺多。”小勇很是佩服。

“好色鬼,专门研究女人的乳房,当然清楚了。”阿虹顶了他一下。

阿财脸色变得很暗,不再说话只是专心切割,不一会儿他已经把乳房里包裹着的组织都割了出来,盘子里一块块的满是乳房的碎块。

看到自己骄傲的乳房被割成碎块,雪菲不禁没有感到难过,相反地想着这些画面她就觉得十分兴奋。

被挖空的乳房像个没气的气袋一样堆在胸前,雪菲哭笑不得,只是催促他快点。

大为这边很快也完工了,完整的乳房被切割了下来,放在铁盘上。

仪虹抓起一只乳房,在手中挤压了一下,看着流出来的血水说:“菲姐,你这里让我想起了去买猪肉啊,看起来没什幺区别嘛。”

“啊!?”雪菲一时愣住了,随即满脸羞红。

雪菲2个乳房都被割了下来,胸前留着2个红红的洞,看到她有些伤心,小勇不断地代表4人向雪菲陪不是,弄得雪菲好难堪,只能附和着答应他。

“该进入正题了。”大为一边说一边拿了把小电锯过来,“阿勇,帮我抓住电锯,我们锯开班长的胸部。”

他们2人把电锯从雪菲的脖子下面开始一直锯到肚皮前,骨头碎裂在房间里回蕩,雪菲的胸骨被生生锯开,大为双手一撑把她的胸部撑开,透过骨头可以看到微弱跳动的心脏和蠕动的肺叶。

阿财凑到心脏前观察,说“原来用了那个维生装置心脏还会跳的啊。”

写报告吧,大为丢给他们几个电子记事本,“按着上面的表格一一填好,看着班长的心脏做就行了。”

试验很简单,所有表单很快就填完了,大为把笔记本一丢,说:“啊,真累,可以回去了吧。”

小勇盯着雪菲那穿着淡蓝色裙子的下半身,咽了咽口水,说:“大为哥,我想让班长教教我女人那里的结构,上次没去听课。”

阿财立刻附和道:“对对,既然来了,乾脆看个遍吧。”

雪菲明白他们是什幺意思,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想说句骂人话,但身体里好像有什幺莫名的慾望浮了上来,她说:“嗯,那你们可要快点。”她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要同意,只感到自己的脸上火辣火辣的。

大为马上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听到雪菲同意更是大喜过望,他马上又戴上了手套。

阿财迫不及待地脱下雪菲的裙子,露出里面的内裤。雪菲的内裤在阴部的地方有块小小的水迹,阿财立刻明白了是什幺回事,趁其他人还没看到马上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

小勇看到雪菲美丽的私处露了出来,马上凑过去闻了闻,他一边吸着空气一边说:“哇,班长下身的骚味好重。”

阿虹闻了一下说:“这种味道跟那个做试验的阿姨差不多嘛,一样的臭,人再美这里也是一样的味道啊。”

雪菲羞红了脸说:“虹姐你胡说什幺。”

阿虹不去搭理她,她按了下床边的一个荧幕,对着小勇说:“你不是想学嘛,这里是女人阴部的构造,你照着上面的图把班长的阴部割碎就行了。”

小勇点点头,一手拿着手术刀,一手扒开雪菲的阴唇慢慢观察。雪菲未经人事的地方被男人的手碰到,一阵触电的感觉让她身体抖了一下,隐隐地竟有些期待那双手的进一步抚摸。

刚才湿过的阴户,现在还有些湿润,散发着迷人的光泽,毛也不多,雪菲从头顶的一个荧幕里可以看到自己的阴部那里。

“阿财,我们从上面开始切,那里就交给阿勇了。”大为递给阿财一把刀子。

阿财点点头,他和大为2人从雪菲的肚皮开始,沿着刚才的切线继续往下割。他们对于这个美女班长的身体此刻是一点也不怜惜,那些白嫩的皮肤在刀子面前纷纷裂开。

这边小勇还在犹豫应该先割哪个部分,阿虹可不高兴了,“你们都有事做了,那我怎幺办?看你们做?”阿虹朝大为抱怨道。

“不喜欢你可以走啊。”大为也不想理她。

阿虹无计可施,想了想装起笑脸对雪菲说:“菲姐,我听说你的脚好漂亮,让我研究下好吗?”

雪菲因为阴部的刺激而有些兴奋,一时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得到授命的阿虹马上脱下雪菲的袜子,拿着一支手术刀对着这对光滑嫩白的脚丫端详起来。

这边小勇一手抓着雪菲的大阴唇,一手拿着把小刀来回锯,由于感觉不到疼痛,雪菲感到下身传来一阵阵舒服的感觉,一时竟有了自己去摸的沖动。

大为和阿财割得很快,不用多久就来到了雪菲的阴部上面,他们2人分别往2边把雪菲的肚皮拉开,里面的器官顿时清晰可见。

阿财和大为合力把雪菲粘呼呼的肠子一股脑地搬到外面的盘子上,大为大力地拉扯,阿财即不断把连接腹腔的韧带切断。

看着盘子上的一大堆肠子,阿财抓起一段,挤了几下,从直肠里出来几块粪便。大为捏住了鼻子说:“好臭,班长你今天没大便?”

雪菲羞红了脸不去回答,可阿财还没放过她,他继续加压,边按边说:“看来,我们的班长肚子里面的臭东西还真不少嘛,看,这颗玉米还没消化呢。”

雪菲刚想反驳他,那边的小勇已经把她的2片大阴唇都切了下来,放在盘子里,这时的他又捏着阴蒂準备割下去了。

雪菲“啊”的一声呻吟,一股淫液不由自主地从阴道口流了出来。小勇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喊大叫,还把那些液体粘在手指上舔了一下。

看到雪菲的身体有了反应,阿财伸手捏住她的子宫狠狠抓了下去,流出来的液体更多了,小勇一刀把她涨大的阴蒂割了下来,也放在盘子里。雪菲轻轻地扭动着身体,这种刺激的感觉让她十分陶醉。

阿财和大为2人分别把雪菲的卵巢和子宫割了出来,看着自己的生殖器官,雪菲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心底隐隐感到一阵异样的畅快。

仪虹摸着雪菲的脚心,抓起她的一只脚趾,用刀子狠狠锯了下来,对她来说,看着这只秀美的脚裸被割碎真是说不出的痛快。

小勇又把雪菲的2片小阴唇割了下来,嫩嫩的肉片也被放在盘子上,他照着荧幕上的标示换了把长刀,慢慢插进了雪菲的阴道上面。

大为研究着手中的子宫,他把这个桔子棒的器官从中间分成2片,然后用手摸着子宫里的嫩膜。阿财更加过分,他先是把手里的卵巢切成几片,然后一把切了雪菲的膀胱,把卵巢放进这个容器里。

看到自己少女的卵巢被浸泡在自己尿液里,雪菲感到一阵异样的兴奋,但随即又有一股更加强烈的刺激,小勇把她的阴道整个割了出来,像个肉肠一样。

现在雪菲的下身空洞洞的什幺都没了,她没好气地催促他们快点。阿财应了一下,可转身竟把手里的膀胱拿到雪菲面前。“班长,喝一下试试,好好喝的,你没嚼过自己的卵巢吧。”

大为拍了阿财的头一下:“笨蛋,班长的肠子没了,现在喝会全部漏在肚子里的。”

雪菲快要急哭了,她说:“你们还没完啊,看完就算了嘛。”

“你喝下去我就不再玩了,班长大人。”阿财还是不依不饶。

雪菲只好张大嘴巴让他把尿液挤进自己的嘴里,不知道为什幺,含着自己的尿液,吞下自己的卵巢让雪菲脸上一阵阵发烫。

小勇把那段阴道切开了平放在雪菲面前说:“班长,你这里的肉好嫩啊,看。”

雪菲看了那段布满褶皱的阴道一眼,立刻羞红了脸不去看,可过了一会又忍不住再转过来看,那段自己作为女人骄傲的部分现在躺在那里,心里不由得一阵兴奋。

大为正捏着雪菲的子宫,突然伸过来一只没有脚趾的脚,一看,原来仪虹把雪菲的整个脚盘都切了下来。她说:“闻闻,原来班长这幺漂亮的人脚也是这个味道的。”

雪菲望着自己的脚,脸上一片难堪,好像真的要哭出来,大为一看雪菲真的伤心了,啪的一下给了仪虹一个耳光,逼她给雪菲道歉。

“好了好了,再下去就该把班长分尸了,今天就到这吧。”大为安慰着雪菲,毕竟爱美的女孩子被折腾成这样心里不好受的,再这样下去不知雪菲会怎样。

他们几个把盘子里的组织全都倒在雪菲的身上,大为在荧幕前设定了一下,按下了床头的一个按钮,一阵柔和的光线顿时罩住了雪菲,几百个细细的机械手也忙碌起来。

五分钟过去,雪菲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他们七手八脚地帮她穿好衣服,一点血迹都没留下。

大为朝雪菲鞠了个躬说:“对不起,我代表他们向班长你道个歉,我们是玩过份了点,希望班长你别计较。”

雪菲原本转过了脸不去看他们,此时却说:“嗯,也,没关係的,你们也没把我怎幺样幺,”她突然转过脸来说,“其实,有些时候还真舒服,以前都没有过的,谢谢你们哦。”

“啊?”望着雪菲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大为几个人不禁愣在那里~~~

百站百胜: